12月 152013
 

最近我把个人资料迁移到了一个新笔记本电脑上,旧电脑不再使用了,需要清除上面的个人数据。旧电脑是 Windows XP 与 Linux (Fedora 19) 的双系统,个人资料在 Linux 下,所以任务是清空 Linux 系统,保留原有 XP 可用。

由于重要的数据都已导出,所以这给了我一次在实体机上尝试 rm -rf / 的绝佳机会。众所周知,这项操作需要 root 权限 (su/sudo),而且 GNU 的 rm 默认已不再允许在顶级根目录下这样做,所以真实的命令是:

sudo rm -rf --no-preserve-root /

我是在原 Linux 系统图形界面的虚拟终端里做此操作的。过了一会儿,突然虚拟终端不见了,桌面背景等都还在。在图形界面试图新建虚拟终端无效。于是我切到控制台终端,发现控制台一直是等待状态,没法登录。(猜想是相应的程序都没了。)切回图形界面后发现鼠标键盘失去响应,但桌面背景还在。此时已经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操作,于是按电源键关机了。

之后用 Live USB 开机登录,挂载硬盘分区,发现原 Linux 的文件并没有全删光,还残留若干空目录,也有非空目录下有残余文件,$HOME 下也有几个残余文件(视频目录里有东西!$HOME 下还留着一个 PDF 文档!),不过所剩无几。

不过我们知道,Linux 下的 rm 本质上是去掉文件系统中的链接 (unlink),硬盘上的数据并没有擦除。使用数据恢复工具还是有可能找回其内容的。要真正地清空硬盘分区,需要进行“低格”,即低层格式化。Linux 上的 dd 命令可以做到这一点。如下 /dev/sda7 是一个 Linux 分区,我们通过往上面写入全零 (/dev/zero) 来擦除数据(使用 /dev/urandom 写入随机数也是可以的)。

[liveuser@localhost~]$ sudo dd if=/dev/zero of=/dev/sda7 & pid=$!

注意其中用的是一个 & 号,意为放后台运行。后面将进程号赋值给 pid 变量,是为了后面可以方便地查询进度,毕竟受限于磁盘 IO,dd 对于几百 GB 的硬盘是很慢的。可以通过向 dd 命令发送 USR1 信号获取当前进度:

[liveuser@localhost ~]$ sudo kill -USR1 $pid
[liveuser@localhost ~]$ 512417+0 records in
512417+0 records out
262357504 bytes (262 MB) copied, 17.5086 s, 15.0 MB/s

由于耗时实在太长,我是晚上把电脑一直开着,第二天去看的结果。最终擦写完成后会显示类似下面的信息:

[liveuser@localhost~]$ dd: writing to ‘/dev/sda7’: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10183058+0 records in
210183057+0 records out
107613725184 bytes (108 GB) copied, 8295.38 s, 13.0 MB/s

可见,这个 108 GB 的分区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擦写完。类似地对每个 Linux 分区执行上述 dd 命令,即可把所有数据擦除干净。有人会建议多擦写几次(3次?)以更加确定数据不会被恢复。不管怎样,注意务必写对分区编号,不然把(未备份的)有用数据擦掉了就出大事了。(如果你要清空整个硬盘的话,注意把硬盘设备名弄对。)

清除数据的任务到此就宣告结束了。不过,对于双系统来说,正常的引导是通过 GRUB 来实现的,而 /boot 分区或文件在前面已经被擦除了,所以开机会进入 GRUB 的 rescue shell 中。我没有搞明白如何在这里引导进入 XP 系统,于是用 Windows 系统光盘恢复引导。由于手头没有 XP 安装盘,当时用的是一个 Server 2003 的安装盘。不过操作是一样的,这个文档里有详细说明。简单来讲,就是进入 Windows 安装盘修复模式后执行 fixmbr 命令。

12月 052013
 

JavaScript 社区的国际性技术大会 JingJS 2013 于 11 月 9 号和 10 号两天在学校东门外的紫光国际会议中心(紫光二楼)举行,我有幸作为活动志愿者一枚近距离围观了两天的活动。这里记录下其中的点滴收获。

活动有众多演讲,特别是有许多国外讲师,组织工作会很辛苦。不过得知活动的组织核心只是几个技术大牛在负责。佩服他们的热情和能力。也耳濡目染到一些组织经验,包括日程调整、活跃气氛等。

活动第一天上午,Jason Denizac 在题为 My Year With Node.js (我与 Node.js 的一年) 的分享中,说自己是个 writer (作家),也 write code (写代码)。听起来感觉碉堡了,这个认识水平比一般人高了不少。

IMG_0007

后面 cnblog 的创始人 Issac Mao 在不用幻灯片的分享中,谈他对社区、分享等的体会。他提到 sharism 这个词,将分享精神上升为一种主义。他还提到 meme 一词,他建议翻译为“媒母”(音)。谈到多种文化时常提到这个词,维基百科上给出的翻译是“迷因”“模因”等。不确定它们是否恰切地反应了词的含义。此外他还提到他们做的对社交媒体信息的归档。

IMG_0010

中午之前有个 workshop 教学环节。无奈家用路由器根本无法满足会场二百多人同时连接的需求,最后只能选取若干幸运者代表大家参与一下。

午饭和众多大神一起在科技园里某餐馆吃的,其中包括 Domonic Tarr,npm 模块数目排行第三的大神。等餐期间,他学习了中文中的模块、土等词汇,并用在了自己第二天的演讲稿中。

头天最吸引人的演讲恐怕是 James Halliday 带来的 the wizard of moduletopia (模块之魔法)。James 不经意间展示了飞速的键盘操作,亲手绘制的漫画风格幻灯片,以及用 Vim 放映展示代码功能的“幻灯片”。James 网名 substack,目前提交 npm 模块数量上排行第二,其中 browserify 模块已经颇为知名。

IMG_0018 IMG_0019 IMG_0021

第二天的演讲,Eric Redmond 在题为 HTTP Is Hard 的演讲中讲述了 HTTP 状态码背后的含义,以及常见的误区。人们或许会习惯于检查 HTTP 回应状态吗是否是 200 以确定是否是正常回复,然而事实上 2xx 都意味着正确结果。有个网站可以帮忙查询每个状态码的含义,用法如下:

curl -I http://codes.io/206

(此外 418 也是一个有趣的状态码。)除了状态码之外,HTTP 本身就支持授权认证 (Basic authentication)。值得一提的是,Eric 还是 7 Databases in 7 Weeks 一书的作者。

百度的 Yao Tong 介绍了他们的一个针对实时性应用的开源纯 JavaScript 框架 Clouda。现场测试的待办事项列表应用在使用手机 GPRS 网络时依然表现良好,令人印象深刻。

闪电演讲环节,一个小朋友流畅地用英文介绍了自己的小项目 gifme。它是一个 Web 应用,获取访问用户摄像头权限后,可以截取一段动作,并自动生成 GIF 图片,然后可以选择保存在本地或者分享到社交网络。

之后有演讲总结了自动化 CSS 测试,介绍了语法检查、lint、截图对比等方式,推荐了 hardy 模块。演讲者 Jakob Mattson 强烈建议设计先行的做法。

来自阿里的漂亮的 Zhouxuan Yang (fool2fish) 介绍了名为 totoro 的前端测试工具。没错,这个名字来自宫崎骏的龙猫。这一工具的设计特点是简单易用足够稳定。

最后一个演讲是沈嵘带来的 Grunt.js 介绍。Grunt 是一个自动化构建工具,实现了用 JavaScript 构建 JavaScript 的美好特性,这在别的语言是似乎还是没有过的,这一特性带来了极大的便捷。Grunt 的安装需要两步,先全局安装 grunt-cli,再给每个项目安装 grunt。详细内容见幻灯片材料

晚上的 After Party 在五道口的 Pyro Pizza,那里提供了丰盛的食物饮料,还有游戏环节,不过最主要的活动还是随机的小范围的聊天。自己也应该更积极地投入到这种氛围中去。